为什么用微信群讨论工作那么没效率,却不愿伸出援手

约翰·达利和毕博·拉塔内认为,这是因为当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我们面对紧急状况时会倾向于认为其他人可能会为这件事情作出回应,因此分散掉了每个人自认为所应该负起的责任,这样的心理历程就是所谓的分散责任(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
[1]

我们总是会看到新闻,某某受到伤害/侵犯,或者某某求助,而群众漠视,然后结论或者读者评论通常都是人情冷淡社会风气变差blabla,那么真的是这样么?

文章题图:chinaapp.org


图片 1在纽约皇后区被谋杀的珍诺维丝。图片来源:pix11.com

接下来介绍其中一个关键的实验,为lanata和rodin在1969年所做。叫做“痛苦中的女人”。研究者在大学中邀请学生来到实验室,提前告诉他们要参与的是一个市场调查研究。当学生们到了实验室后,他们被一个年轻的女性接待并且收到虚假的调查问卷。所有的这些提前告知的信息,市场调查的问卷,都是为了让学生相信自己在做市场调研而不是其他实验。当他们坐在房间里填表时,接待他们的女人离开了房间,走到隔壁的房间。因此学生们可以听到女人的动静。接下来,学生会听到这个女人开抽屉,攀上椅子或者爬梯子,然后重重的摔下。伴随着这个摔下的还有尖叫以及寻求帮助的哭泣。Latane和Darley感兴趣的是多少独自一人在房间参与这个研究的被试会去到隔壁房间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进行帮助。结果发现在30个单独被接待然后一个人在房间里填表的被试中,有70%的人对摔下的女士进行了帮助。这个表达了当人们独自一人或者是唯一一个旁观者时,他们会更倾向于去进行帮助,这个数字为70%,这个行为与我们的社会规则相一致,即就是当一个人承受痛苦时,另一个人需要对他进行帮助。

在第一个实验中,他们测试了受试者是否会注意到这些突发状况:他将受试者分成三组,单独一人组;和漠视外界的两名陌生人(实验者的同谋)共处一室组;三个彼此不认识的受试者共处一室组,并要他们填写问卷,等待实验开始。


上面的实验也告诉了我们,为什么我们在用群组询问大家意见时,许多人都不会有所回应,因为每个人心中总是想着:“有其他人会想到办法啦”、“我随便啦,别人决定就好”,因而造成了这种三个和尚没水喝的窘境。

当然,像国内扶人反被讹的事件导致了人们对这类事件的不作为就属于另外的话题层面了,暂不讨论。

参考资料:

  1. Darley, J. M. & Latané, B. (1968). “Bystander intervention in
    emergencies: 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
    377–383.doi:10.1037/h0025589.
  2. 摘录自科学人2008年第77期7月号。
  3. Fischer, P.; Greitemeyer, T.; Pollozek, F.; Frey, D. (2006). “The
    unresponsive bystander: Are bystanders more responsive in dangerous
    emergencies?”.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36 (2):
    267–278.

A_见死不救的4个原因–旁观者效应http://my.tv.sohu.com/pl/2752643/22102220.shtml

这个现象,其实是心理学家所称的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effect**)。这个现象最早被提出来,是因为美国纽约皇后镇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1964年3月13日,珍诺维丝(Kitty Genovese)女士在纽约皇后镇被当街谋杀,根据《纽约时报》报导,这名女士被谋杀时,有38名住户目击,却未见任何人出手救援或报警,导致她当街被杀死。

Latane, B., & Rodin, J. (1969). A lady in distress: Inhibiting effects
of friends and strangers on bystander intervention.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5(2), 189-202.

很多人的微信、QQ上或许都有几个工作相关的群组。但是,用微信、QQ等即时通信类软件谈论公事,真的是一个有效率的做法吗?我想许多读者跟我有一样的困惑:每次用微信群组讨论事情,大家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搞到最后提问的人很恼很焦虑,却还是一事无成。

Reference

故事说到这里还没有结束。这样的研究结果并没有办法回答说,为什么在那些气爆案发生的紧急状况时,总有许多人和小叮当一样伸出援手。一群心理学家在2006年做了一个实验来探讨这件事情。他们认为,过去的研究虽然自称是紧急状况,但是那些实验情况并不那么危险、暴力;而如果是在一个很容易觉察到事态危险的情境里,或是在冷漠旁观时会造成很巨大的代价时,人们会倾向于伸出援手的。研究的结果支持了他们的假设:在低危险情况下,单独一个人在场会比一群人在场更容易出手帮忙,但是在高危险的情况下,这两组都会倾向于不再冷眼旁观,出手救援受害者了[3]

另外,Latane和Rodin还发现如果2个目击者是朋友的话,那么旁观者现象的抑制作用会比两个人互为陌生人的时候低得多,因为在这种模糊的紧急情境之下,每一个旁观者在行动之前都会观察另一方的行动来获取相应的行动信息,而容易将另一方的不行动误解为对方并不关心,从而觉得这个事件并不危急。而如果两人是朋友的话,那么两人误解对方的几率就小了很多,所以就更容易去进行干预行动而不是做一个旁观者。

所以,如果你希望下次问大家意见时,不要再得到大家的冷眼旁观,不如一个一个人问吧!一个一个询问意见,就如同创造了一个没有旁观者的情境,没有其他人可以分散责任,自然就比较会说出自己的意见啦!或是让这件事情变得很危急,如果没有处里好就会招来极大的代价,这样的情况下,群组讨论才会变得更有效率!(编辑:球藻怪)

之后,研究者再次对实验进行调整,他们使两个被试同时参与调查,其他因素不变。所以在事故发生时,房间里有2个人在填表。研究者的假设是在这个情境下,人们会更有意愿去进行帮助,因为如果70%人在独自的情境下会进行帮助,那么两个人在场并且都不愿进行帮助的概率就会很小。然而结果恰恰相反,在这种情况下,只有40%的帮助率(就是2个人中起码有一个人去帮助摔倒的女人),这个结果说明了另一方的在场反而将一个人帮助的意愿从70%降到了40%。而在研究者最后设计的情境下,房间里的被试同样是2个人,然而其中一人是研究者自己安排的演员,这个演员知道实验过程和目的,在女人摔倒后不会做出任何举动。在这个情境下,只有10%的被试真正的出手去帮助了那个摔下的女人。换句话说,如果身边存在一个消极被动的旁观者的话,那么人们进行帮助的可能性则从70%剧烈下降到10%。这个研究的发现,即另一方的存在会导致人们干预行为的降低,也就成为了后来我们所熟知的“旁观者效应”。

在他们填问卷时,受试者会故意让一阵烟雾飘入房内。结果发现,单独一人的那组,有75%会离开实验室,告诉实验者有烟雾飘入房内;和漠视外界的两个陌生人共处一室的那组,10个受试者只有1个离开房间回报状况,其他9名受试者则是继续填写问卷,直到烟雾充满房内;在三个彼此不认识的受试者共处一室那组,8组受试者(24人)当中,只有一组有一个人在烟雾尚未使房内出现让人不愉悦的臭味前四分钟内回报,在整个实验程序里,也只有3个人回报这件事而已。


相关文章